净利润“贴身肉搏” 云计算是下一战场?

47 0
2019-5-17 19:10:21
显示全部楼层
90517191836.png
过去的一年,阿里、腾讯同样面对经济环境的不确定性,以及来自下沉市场“新势力”的竞争,对内二者进行组织架构调整试图“大象跳舞”,对外二者依靠此前积累的资源和禀赋开拓新领域。
5月15日,腾讯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当季营收854.7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16%;净利润272.1亿元,同比增长17%。随后,阿里巴巴集团也发布2019财年第四季度(2019年1月1日-2019年3月31日)财报及2019财年业绩。当季收入达934.98亿元,同比增长51%。
同是中国的互联网巨头,同一天发布财报,难免会被用来做对比。阿里和腾讯,季度业绩哪家更强?主营业务结构并不相同的两家公司,各个业务线上成绩又有哪些差别?
业绩硬指标:腾讯净利润略高,阿里增速快
腾讯发的第一季度未经审计财报显示,其一季度收入854.7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16%,环比增1%;净利润(公司权益人应占盈利)272.1亿元,同比增17%,环比增91%。不考虑投资收益的非通用会计准则下(non-GAAP),腾讯实现经营利润284.70亿元,同比增16.2%,环比增12.7%,创历史新高。
财报发布前,各大投行对腾讯继续保持了良好预期:有28份研报全部给出“买入”、“持有”、“跑赢大市”等积极评价,海通国际更给出最高目标价470港元。
腾讯披露财报后数小时,阿里巴巴披露了其2019财年第四季度(2019年1月1日-2019年3月31日)和整个财年的业绩报告。报告显示,该季度,阿里巴巴总收入为934.98亿元,同比增长51%,净利润为258.30亿元,同比增长242%;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利润为200.56亿元,同比增长42%。
作为互联网巨头,用户数也是衡量公司体量的一个重要指标。
财报显示,截至3月31日,微信及WeChat的合并月活跃账户数达11.12亿,同比增6.9%,环比增1.3%;QQ的整体月活跃账户数增至8.23亿,同比增2.2%,环比增2.0%;QQ移动端月活账户数7亿,同比增0.9%,环比增0.1%;视频、音乐等收费增值服务订购账户数1.66亿,同比增12.5%,环比增3.2%,其中腾讯视频订购用户数同比增长43%至8900万。
阿里方面,新的淘宝界面和功能,除了拉动年度活跃消费者的数量,还推动了用户参与、购买转化的增长。淘宝和支付宝还共同推动了本地生活服务业务获取用户。
截至2019年3月,阿里在中国零售市场的移动月度活跃用户达到7.21亿,与2018财年同期相比,上涨了1.04亿;年度活跃消费者达6.54亿,与2018财年同期相比增长1.02亿。阿里巴巴称,年度活跃消费者中70%来自欠发达城市。
主营业务:腾讯游戏收入下降,阿里电商收入增五成
事实上,腾讯和阿里两家公司的财报可比性并不是太强,因为两家公司的主营业务差别很大。
去年9月30日,腾讯进行了第五次组织构架调整,新架构让腾讯的收入结构逐渐呈现多元化。增值服务、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网络广告,以及其他业务为腾讯的四大主营业务,分别贡献营收的64%、21%、14%及1%。反观阿里,主营业务也分为四个大部分,包括核心电商、数字媒体及娱乐、阿里云和创新战略及其他,在今年一季度,上述四大业务分别贡献了阿里营收的84%、7%、8%和1%。
对于腾讯而言,增值服务业务仍是最大的营收来源。一季度,腾讯增值服务业收入489.74亿元,同比增4%,环比增12%。其中,手机游戏收入212亿元,同比降2%,环比增11%;个人电脑客户端游戏收入138亿元,同比降2%,环比增24%。
腾讯在财报中解释称,游戏收入同比下降的原因是新游戏发布减少,收入环比录得增长是由于有季节性活动。分析认为,腾讯游戏收入同比下降,主要受到游戏版号限制、游戏行业整体增速放缓,以及外部竞争的影响。
虽然《和平精英》获得版号,并且商业化能力较强,但收入要在未来几个月内才能体现。除此之外,腾讯游戏还需面临来自头条系等游戏新玩家在发行、渠道、自研上的挑战。
同时期,腾讯网络广告业务收入133.77亿元,同比增25%,环比降21%。其中社交及其他广告收入98.98亿元,同比增34%,环比降16%;媒体广告收入34.79亿元,同比增5%,环比降33%。
财报称,此项收入环比下降,主要由于第一酒店广告主开支季节性减少以及持续的宏观不确定因素影响。此外,腾讯视频平台上延迟播放部分热门剧集亦是收入环比减少的原因之一。
就阿里巴巴而言,本季度核心电商业务板块占总营收的比重进一步增强至84%,并且以54%的同比增幅涨至788.94亿元。阿里将其中国和国际B2C和B2B业务以及菜鸟物流和本地生活服务业务均装入这一板块。
电商板块中,佣金收入也取得了同比30%的增长。阿里称,原因是天猫实物商品(不包括未付订单)的GMV也取得了33%的增长。具体而言,快速消费品、服装、电子产品和家居用品类的季度表现增强,而天猫引入了更多的高级奢侈品开设旗舰店。
天猫进口和盒马的营收也被记录在这一板块的其他项目中,虽然其他占总营收仅有2%,同比增长却达143%。但是,这样的直销增加了阿里的库存和物流成本。
在分析师电话会议上,淘宝与天猫的整合引发关注。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也给出了他对淘宝和天猫的定位。淘宝是“一个消费社区,其价值主张是深度选择和有趣的探索”,而天猫则是“努力为人们提供高质量、高确定性的产品和服务”。
云计算将是两巨头下一个战场?
尽管阿里和腾讯的业务结构差别很大,但是二者对于云计算的重视却很一致。
在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马化腾称:虽然支付、其他金融科技服务及云业务目前仍处在早期发展阶段,但现已带来可观收入。而张勇对于阿里的年报和季报也提到了云计算:阿里巴巴的云、数据技术以及新零售的巨大拉动作用,使得阿里能够持续变革企业在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的运营方式,这将有利于阿里的长期增长。
本次财报,腾讯增加了“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业务,且增速位于四大业务之首。这块业务主要是面对企业级客户的,也是腾讯认为可以支撑未来20年发展的产业互联网业务。
上述板块包括腾讯提供的产业互联网“工具箱”中的六项内容中的多项,具体包括支付、理财及其他金融科技服务;云服务及其他;面向企业的活动,例如智慧零售等。
一季度财报显示,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业务收入217.89亿元,同比增长44%,环比基本持平,是四个主营业务板块里同比增速最快的,对营收的贡献排第二位,占比21%。
本次财报并未公布金融科技、云计算具体的营收数据,但腾讯此前发布年报时公布了云计算的数据。2018年腾讯的其他板块收入(主要包括金融科技、云计算等)为780亿,同比增长80%。其中,云收入增长超过100%至91亿元。
腾讯控股总裁刘炽平在分析师会上称,云计算业务在智慧零售、金融和城市服务方面做得不错,但云计算业务并未实现盈利。
阿里的云计算则是另一番景象。在核心电商之外,阿里的云计算业务营收占比最高,达到8%,与2017年同期相比增加了1个百分点。该季度云计算的收入达到77.26亿元,同比增长76%。尽管同比增幅不及全年的84%,但2019年4月,第三方机构Gartner披露,阿里云在IaaS(基础设施及服务)和IUS(基础架构公用运算服务)的份额上已经成为亚太地区最大的服务供应商。
本季度,阿里云推出了图数据库、爬虫风险保护、区块链即服务和实时通信等主要产品。财报显示,阿里巴巴继续利用其规模来降低阿里云产品和服务在CDN(内容交换网络)、安全、数据库和网络基础设施的价格。
数字媒体和娱乐板块,也就是阿里巴巴的“大文娱”本季度营收为56.71亿元,同比增长8%。对于增长的原因,财报认为是UC提供的移动搜索和游戏分发带来的移动增值服务收入的增加,但本季度经调整EBITA亏损28.28亿元。
在阿里巴巴内部,大文娱被认为是核心商务之外,另一个获取用户的业务板块。财报披露,优酷日均活跃用户同比增长了50%。
对于腾讯而言,娱乐业务分散在增值业务中。从增值业务的总盘子中刨去游戏可以计算出,腾讯视频、阅文集团(合并报表)、腾讯音乐(合并报表)的增值业务部分收入约为139.74亿元,鉴于游戏业务同比增速均下降,而增值业务总体同比增长4%,可见腾讯的各种会员业务录得较高增速。
视频、音乐等收费增值服务订购账户数1.66亿,同比增12.5%,环比增3.2%,其中腾讯视频订购用户数同比增长43%至890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