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电商“漂流记”

76 0
2019-12-26 16:53:34
显示全部楼层
0191226170448.png
有些事情向上,有些事情向下。有些事情饱和,有些事情正在发生。
当经济增长面临更多的复杂性,行业红利和人口红利已经告别野蛮生长是,我们也许比中国互联网的任何时刻,都需要了解我们的用户,特别是那些远方的用户。
我们需要重新认识他们,因为我们从未真正认识,那个完整意义上的他们。
前段时间,一张关于杭州社交电商平台的生存现状图片在圈流传,生出了不少流言蜚语。其中内容虽然不尽为实或者有些许夸大,但社交电商的生存现状确实是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微商,一直是朋友圈最神秘的“组织”,他们过着“富裕”的生活,他们每天“日进斗金”,有着喜人的交易量和强大的货源公司,每天乐不思蜀的刷着朋友圈,从某些程度上更像是“传销”方式一样。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微商与社交电商的本质区别,信任度。
现状:收缩过冬
今年“双11”期间,斑马会员被传跑路,总部出现警察站岗。后斑马会员回应媒体称,警察站岗并非如外界传闻的跑路,而是“保护我们,防止有干扰公司正常运行的事情出现。”
10月29日,迷你生鲜发布公众号文章称,因经营不善、长期亏损导致暂停运营,平台内仍有待退款订单及会员费折现约800万元,宣布将自2019年11月15日起,共计分为24期进行还款,直至还清每一个人的每一分钱。
据媒体报道,迷你生鲜的掌盘人为90后李晨昕,高一便已辍学,目前已不知所踪。
12月9日,淘集集一纸声明宣告,公司并购重组失败,将寻求破产重整或破产清算。
淘集集骤然爆雷揭开了社交电商遮羞布,暴露行业盲目追求用户流量的同时,存在盈利困难、获客成本高、用户留存率低等问题。
不谈模式谈人群
2015年4月,央视新闻曝光微商面膜天价荧光剂和激素,有的超标6000倍成为毒面膜。此事令“微商”形象彻底黑化,整个行业面临灭顶之灾——以微商起家的俏十岁面膜,几乎一夜之间痛失80%的销量,后退出微商,转型实体店,其他品牌更是对“微商”的帽子避之唯恐不及。
然而,几年过去,画风再度突变。
社交电商堪称近年最热的风口之一。从拼多多成立三年赴美上市、云集也在短短四年的发展后成功上市,好衣库、贝店、闲来优品、爱库存、鲸灵等诸多社交电商也获得不少融资。与此同时,凭借微商分销模式快速崛起,也吸引了包括网易推手、阿里巴巴“微供”、京东“享橙”、唯品会“云品仓”、寺库“库店”、小米“有品推手”等头部平台纷纷入场。
从平台的群体来看,第一类是品牌通过电商全渠道直营渐成趋势之后,失去价格和物流竞争优势的中小分销卖家;其次是传统商超商场数千万名导购员;还有就是超过5400万名的“宝妈”群体。
尤其是宝妈群体,育龄女性的时间被家庭、孩子极大得碎片化,而这个群体除了特别需要实现自我价值和创造价值以外,也正是中国最有活力家庭消费入口的“守门人”。
据《2018年中国移动社交电商发展报告》数据显示,社交电商自2013年出现后连续五年高速发展。2014-2017年,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90%以上。2018年中国社交电商市场规模达到11397.78亿元,行业从业者规模预计达到3032.6万人。而根据商务部的数据,2020年社交电商市场规模将达3万亿,占到网络零售交易规模的31.3%。
社交电商就像是块美味的蛋糕,任谁都想吃一口。
不谈营收谈体验
很多用户上到平台上是因为低价,如果平台一直通过补贴等方式维持低价,客群可以一直在平台上,但如果平台不低价了,用户会不会流失?此外,就算能有投资保证一直补贴一直低价,那究竟准备靠什么业务来达成盈利,到底该怎么长久经营?”
社交电商依靠的是信任消费,进入门槛很低,或者可以说没有门槛,比如微商或者目前很火爆的会员制社交电商甚至零成本创业。但是仅仅依靠社交软件就来进行销售产品,无疑是一种没有质量保障的销售,用户的信任度也会下降。面对这个问题,我们要想解决,就要营销自己的口碑,和用户建立社交信任,否则我们的社交电商是不会得到用户的认同的。
很多人对于分销模式的认识还是有一定的误区,往往把分销当做传销,但是社交电商要想实现大规模的用户布局,分销模式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分销的基本功能便是实现产品从创业者向消费者的转移,消费者参与其中的同时,创业者又可以依靠消费者的广大社交人脉进行产品的裂变推广,这是一个双赢的事情。所以分销模式设计的越好,销量越大,这也是社交电商成败的关键,分销商越多,成功率越高。
社交本身就是一种人际交流的方式,而电商却是一种商业手段,但将社交和电商结合起来,就是把商业手段植入到了社交里面。所以社交电商虽然吸收用户快,但是用户体验也会变差差,因此我们要学会用强关系带动弱商业的社交电商,就是以强IP带动普通的用户群体,这样才能有利于改善用户的消费体验,提高用户粘性。这也是IP化社交电商的重要属性。
不谈获客谈套路
在搜索引擎中,无论以“云集”、“环球捕手”、“贝店”还是“达令家”为关键词进行搜索,最下方的相关搜索中都会出现一条联想词条“XX到底是不是传销”。
官方对于传销组织的认定,通常有几个判断标准:“人员在30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以及“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
诸如阿里的微供、京东的微选、网易推手等大平台都是以一级分销来规避风险,即直接从平台分销出售给C端用户,不能再发展下线。
而环球捕手、斑马会员等平台则因分销层级不清陷入争议。2017年7月,云集微店接到一张958万的“迟到”的罚单。CEO肖尚略在公开信中承认“2015年下半年,云集微店采用的地推模式引起了一些外界争议,监管部门认为部分推广形式与《禁止传销条例》冲突”,但他强调,早在2016年2月,“在有关部门和法学人士的帮助下,云集就对地推中有争议的部分进行了整改”。
社交电商强调的是跟客户建立起信任和需求量,以顾客为中心,不断加深消费人群对自己的“信赖”,从而增加再次购买和推荐购买。
不管是微商还是如今兴起的社交电商,注重产品质量和对客户的售后服务,才是成功的营销手段,毕竟消费人群才是根本,失去消费者对其的信任度,哪怕再大的平台,在高粉丝也不会走的长久。